一次一元 杭州“电梯公交”收费惹争议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一次一元,杭州“电梯公交”收费惹争议

  该如何用市场化的方式

  打通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痛点

老旧小区加装电梯。图/中新社 贺敬华 摄
老旧小区加装电梯。图/中新社 贺敬华 摄

  浙江杭州市临安区一试点小区114台“电梯公交”将于本月底全部完工。所谓“电梯公交”,是借用共享经济的思维,以乘坐公交车的方式乘坐老旧小区的加装电梯,按乘坐次数收费,一次一元。

  一直以来,加装电梯是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重点,但在现实中却会遭遇“卡壳”。究其原因,很大部分是不同楼层业主之间的利益难以平衡。例如,据估算,老旧小区加装一部电梯需要数十万元,如何将成本更加合理的进行分摊,是平衡高层、中层和低层住户利益的关键。

  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区的本次试点是一次创新。据了解,此次加装电梯不用业主出资,由电梯公司免费为业主安装,并负责后续维护和运营。这种模式的确规避了前期建设资金筹集难等问题,但通过“付费乘坐”带动电梯公司回收成本,能否成功尚待观察。

  刷脸使用,按次收费

  “电梯公交”所在的小区叫做杭州临安区锦北街道碧桂苑小区,建于2003年。临安区锦北街道公共服务中心主任应智音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碧桂苑小区已经建成近20年,居民老龄化较为严重。据不完全统计,整个小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30%左右,其中,住在3楼以上的老年住户不在少数。

  为了提升居民的生活质量,2020年,临安区将加装电梯纳为锦北街道老旧小区改造的重点工作之一,改造户数1849户,改造总建筑面积28.76万平方米。

  据了解,“电梯公交”需要小区业主提前将自己以及家人头像上传,在人脸数据、居住单元和楼层等信息核实后,再根据收到的提示信息进行缴费充值,随后便可通过软件将电梯呼叫到目标楼层;当有访客到来时,业主还可以在App内点击“访客通行证”按钮,分享乘梯二维码。

  电梯公司加装电梯项目负责人姜飞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这款App叫做“电梯公交”,在智能手机软件商城内均可下载,但考虑到一些老年人,对于智能手机的操作较为生疏,因此在设计电梯时,加入了人脸识别技术,子女可将老人面部信息通过App提交,审核通过后,老人便可“刷脸使用”,并且按次付费,一次一元。

  此外,在多人同时乘坐“电梯公交”时,只按照注册地址的房间号扣费。在使用时,对于房间号相同的一家人,多人同时乘坐电梯到达同一楼层,不按人数收费,只按次数收费,在电梯承载范围内,一次一元;对于房间号不同的家庭,即使住在同一楼层内,也需要分开付费。

  例如,某单元601共注册五人,五人同时乘坐电梯上楼时,只需一元。若父母住601,子女住602,同时上楼时,虽然在同一楼层,但付费需按照两个家庭进行,每家扣除一元,共需要两元;若父母住601,子女住501,同时上楼时也需要两元。

  “目前还没考虑推出年卡或会员卡,担心这种模式会造成强制消费。站在业主的角度来说,按次付费最为实惠。”姜飞说。

  此外,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,对于“电梯公交”,电梯公司只有20年的产权。之后业主可以有两种选择,一是免费乘坐,但需要共同承担电梯后期的维修、保养等费用;另一个是延续“电梯公交”模式,业主只需按使用次数付费,电梯后期的维修、保养等继续由电梯公司负责。

  据姜飞介绍,碧桂苑小区共建设114台“电梯公交”,其中75台在2020年已经正式投入使用,还有39台预计在本月底完成安装,具体验收时间,根据电梯特检院的验收安排。

  一次一元 贵不贵?

  这并不是碧桂苑小区第一次尝试加装电梯。中国新闻周刊在碧桂苑小区业主委员会获悉,2019年碧桂苑小区已经符合临安区加装电梯的条件,并且尝试用自筹资金的方式,号召业主加装电梯。

  据了解,当时加装电梯的资金主要分为三部分:第一部分是政府给予的20万元/台的补助;第二部分是政府承担5—10万元的迁移费用,用于供水、电力、燃气等管线的迁移;第三部分是自筹资金,需要业主分摊,包涵设计、土建、电梯、安装费等,约30万元。除此之外,业主还要共同承担后期费用,例如电费、电梯保养费、维修及保洁费等等。

  “这种方式,推行得非常困难。”应智音表示,业主自筹模式有很多弊端。据了解,高楼层居民,特别是老年居民,对加装电梯的意愿较为迫切,但一些低楼层居民,考虑到噪音干扰、遮挡采光、影响房价等问题,往往持有反对意见,双方经常相持不下,但加装电梯需要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,这就让事情陷入了僵局。

  “电梯公交”由电梯公司出资建设,避免了业主“众筹”,用市场化的方式,解决资金的问题,疏通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堵点,电梯问题专家吴斌认为这种方式具有复制推广的价值,是一种商业模式的“破圈”。“以往,前期需要政府资金投入、住户筹集资金投入,现在这种方式,前期不需要考虑太多成本的支出,只需要考虑后期怎么去使用的问题。”

  老旧小区原有“不患寡,患不均”的问题得以解决,“电梯公交”的商业模式值得借鉴,但若想持续发展下去,让电梯公司有利可图,才是长久发展的重点。

  据姜飞介绍,目前“电梯公交”的营收,主要来源于业主的使用费用,但不确定性较大,不同楼栋情况也有所不同,“对于何时能回本,能不能回本,我们压力还是有一点的,毕竟是新的商业模式,总归要去探索的。”姜飞说。

  经过与业主协商,目前电梯内的广告收益归给了电梯公司,广告费和业主使用费,成为了电梯公司目前全部的营收来源。“暂时还没其他的营收模式,我们也在寻求创新,只是目前我们的市场规模很小,当达到一定量后,或许会有机会获得一些创新营收。”姜飞说。

  碧桂苑小区“电梯公交”一次一元的收费标准,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

  为了在产权时间内收回成本,电梯企业正在将压力转移。据了解,碧桂苑小区的电梯乘坐费用略高于其他省市。2018年,北京大兴区某小区推出“电梯公交”,单人单次0.2元;湖北十堰市“电梯公交”,使用价格分楼层收取,最高0.3元,其中,65岁以上老年人和残障人士免费乘坐;河南省新乡市的“电梯公交”,可办理年卡或月卡,单次乘坐费用约0.2—0.3元。

  与之相比,碧桂苑小区的定价颇具争议。企业营收难以保证,最终还是会将压力转移至用户,如何平衡各方利益,满足企业与业主的各自需求,是维持“电梯公交”生命力的关键。

责任编辑:刘光博

来源:新浪网